【朝耀】知乎:交友不慎是什么后果?(下)


任意门→【上】【中】

我回老家啦,深山野岭的,准备断网了。除夕计划的粮估计胎死腹中,这篇的话,食用愉快!

————————————————————

—————————接上—————————

小姑娘难过些什么呢,都说了要当成玩笑看,不要认真嘛。

毕业宴会那天晚上,空荡荡的酒瓶子都能垒成塔。醉眼迷蒙中我看见他突然出现,一身西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来,拧着眉头,把我从沙发上扯起来,二话不说就拉了出去。我想反抗的,转头看看沙发上一堆七扭八歪的醉汉,突然之间有些茫然,任由着他拉出去。

现在是怎么回事呢?我想着,我们要怎么办呢?

明明是温暖的天气,晚风却是冷的,也许是因为我的头脑在酒精的炙烤下太过灼热。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反正我也没听。我只清晰地记得他慢慢地住了嘴,盯着我很久很久,哑着声质问道:“WY,你到底想怎样?”

回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酒嗝,还有扑面而去的大片酒气。这洁癖小少爷刹时面色阴沉,嫌恶地皱着眉,却怎么也不肯松开我,抓在我肩上的力道大得有点过分,搞得我想笑都不能畅快地笑出来。

“我要回中国啦。”我说,“但我一点不想要你的电话号码,我也不会把我的留给你……你不要盯着我了好不好?我尊贵的小少爷,不要碰我……”

他的瞳孔缩了缩,也许是为了我说出的决定,毫无预兆,也许是为了我口中吐出的那个称呼,闻所未闻。我感到肩上的力道刹时卸去了一大半,他看着我,那双绿眼睛近在咫尺,迷茫,犹疑,又含着一丝惊慌。

“……所以你原本想瞒我到什么时候啊。”我突然就笑了,就像是过去的时日里曾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不轻不重地在他胸口锤了一下,“早点告诉我不行吗?我又不会嫌弃你。”

只是会提前防备好,保持距离而已。至少不会让你靠得那么近,那么近,近到我心眼里,拉出去就会疼。

他张了张嘴,仿佛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我拉开他放在我肩膀两侧的手,絮絮叨叨,没头没尾。

“我要回国了,我父亲已经为我找好工作了。”我没有父亲,一直没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回到那片土地上能干些什么,是否会饿死在某条巷子里。

“好久没见到我家的弟弟妹妹了啊。”没办法,他们都长大啦,早就各奔东西了。

“你的实习还顺利吗?控制那样厉害的公司,应该很难吧?不过是你,也没问题啦……”那种高高在上的东西,我也完全无法涉足啊。

“在这里浪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回到我本来应有的生活里。

“我可不会再回来了,你也别去找我啊,我才不想看见你……算了,谅你也没那么闲的。”世界这么大,不再见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啊。

“虽然这么说好像挺伤人,我也挺难过的,但是……”我避开那双越发阴沉的绿眸,撑着一嗓子的酒气说道,“早知道就不跟你做朋友了,以后也不想了……你不要瞪着我,好凶啊。我很怂的,想逃。”

我这样懦弱的人,也就只剩这么个选择了。

他什么话也没说。正当我撑不住想从他面前偷溜时,他突然一伸手把我推到墙上,按着我的后脑就咬了上来,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他可远没有当初的我那么好讲,像只愤怒的野兽,暴戾又惶恐,只想侵占,深入,求索哪怕一丝一毫的安全感。说实话我着实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反抗,毫不犹豫地咬破他的唇。血腥味在口中蔓延,他放开我,漠然地舔了舔下唇渗出的血,那双眼里原本苍翠的绿被阴霾染成了深色,在黑夜里像只狂躁的狼。

这不对,我不认识这个人。满脑子的杂绪涨破了我的脑海,他平日里温柔地笑起来的样子,或嫌弃或不满地皱着眉的样子,第一次见面时惊愕又不知所措的样子,新闻那张照片里冷漠又高傲的样子……难道都是假的?我所认识的那个人,果然什么都是假的吧?现在的才是他啊。

“怎么,有点惊讶?”他勾着嘴角笑了,这笑容我从没见过,“认识以来从头到尾,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出现你身边,只是想做·个·朋·友?”

那一瞬间,我没出息地怕了。

他把我强行塞进车里,力气大得惊人。被酒精麻痹了神经的我无从反抗,只能大喊大叫,却被他迅速压上来的吻堵住了嘴。在我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时,他终于放过我,却开始伸手扯开我的衬衫扣子。

完了,完了……双手被死死地扣在头顶仿佛被铁链缠着,一挣扎就疼得要命,我简直要哭出来,什么也管不了,一脚踹向那张曾经被我奉为男神的脸,却被轻而易举地抓住了脚踝。他掰开我的腿,欺身压上来,完全撕开了我的衬衫。

“蠢死了。”他似嫌弃似好笑地骂道。明明跟曾经无数次嫌我犯错时的模样完全相同,却让我从心底里渗出寒意来。

“……禽兽。”我感觉自己要忍不住鼻腔的酸涩感,被压制在后座上,拼命扭过头去避开他,却不可避免地注意到车内处处不寻常的配置。这车……哈、哈哈,不愧是少爷,我什么时候见他开过车,这次居然就不肯藏着掖着了,一辆豪车直接就开过来了。

他还有什么是我一点都不知道的?还有多少是跟我完全没有关系的?说我没出息也好,这点小发现完全扯断了我拼命维持的那点单薄的骄傲。

然而我没有意识到,我愤怒的不是他的一辆车,只是突然发现,自己和眼前这个人,似乎毫无联系。

我像个疯子一样拼命挣扎起来,不管不顾,丢脸什么的也管不了了,心口烧的一把火快要把我逼疯。“你给我滚开,不要碰我,禽兽!!”我颤抖地吼着他的名字,企图用这样狠历的声音弥补我掉眼泪的懦弱,“我不认识你!我从来都没认识过你……”

我认识的你根本不是真的。

你骗我。

你为什么骗我?

你为什么要靠近我?

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这个。

后面怎么样,我不记得了。谁能记得清自己发酒疯的全过程啊。我只记得精疲力尽时,自己缩在车角里捂着脸断断续续地说着:原来我对你一无所知,你也没真正了解我,我们根本就没有交集。你不要抓着我了好不好,看在我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求你不要毁了我。

他沉默,看着我很久很久,久到我几乎要昏睡过去。最后他把外套搭在我身上,打开车后座的门。“对不起。”我宁愿相信这是错觉,他的声音似乎带着哽咽的颤抖,“我送你回去。”

……

后来?

后来我回国了。那天晚上以后,一直到我登机,我再也没见过他。想来他是听了我的话的,“别来找我,我才不想看见你”。他从来就没忽视过我说的任何一句话。

下飞机时,我仿佛从梦里惊醒过来,环顾四周,皆是与我相同的黑发黑眼黄皮肤,让人安心的模样。然而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一分一毫的回归感呢?我像个傻子一样独自拖着行李箱站在机场门口,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这世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最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勉强说出记忆中模糊的地名。司机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被我选择性忽略。下车时,眼前是一片建筑废墟,司机有点不放心地说道:“小伙子,你是不是记错地方了?这地方都停工好久了,好像是建设项目出了问题,要不我送你到旅馆去?”

“不用了,谢谢。”我微笑着,笑着笑着就有点想哭,“我只是来看看。”

看看我曾经的家。

他也许从来不知道,我远在万里的家是个什么样子,我的童年又是个什么样子。孤儿院已经被拆了很久啦。我没有帮我找工作的父亲,只有一位去世很久的院长爷爷,安静地躺在一方墓碑的丛丛杂草下。我没有身边一群天真无忧的亲弟妹,只有冬夜里互相抱着取暖的几个倔孩子,天各一方,十年不相见。

所以我才那么怕,那么怕新闻照片里的你,怕你姓氏后的那个“公爵”,怕你跟我之间望也望不尽的距离,怕我花尽一辈子都跟不上你,这样的事实。

我在工地前沾满灰的蓝色钢板护墙前哭,像个神经病。我难受啊,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性取向都改了,未来的计划都改了,甚至准备永远留在另一片土地上了,可结果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交友不慎啊。后果就是那人在你心上狠狠划拉一刀子,然后悄悄在你耳边说,这是我们珍贵的纪念噢。结果你还忍不住抚摸着它,珍爱着它,一辈子都不愿意它愈合。

多惨。

—————————接上—————————

抱歉刚才没控制住情绪,也不知道自己对过去的事情怎么就记得那么清楚。打着字呢就红了眼睛,被家里那人发现了,强行拉走“安抚”了半天。操,禽兽。

评论区一堆不敢爱了想去自杀的差点吓死我,我没说这就是结局啊?你们冷静点好吗。

凭着那自带特效的学历,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至少足以让我自己过得滋润些。我在某条小街里找到了一家甜品店,跟伦敦海边的某家不起眼的小店很像,味道却差了许多。

但我很满足,真的。只要这一点就够了,其他的就不用了。太多的话,我会忍不住。

我一个人,平平淡淡过了挺久。如果要说有什么意外的话,我又遇见了一个俄罗斯人,当然不是在酒吧门口,是在甜品店。这个有着紫水晶一样的眸子裹着围巾高我整整一个头的男人,追着我跑了几条街。迫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把电话号码给他。然后他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很温暖,嘴角那弧度竟然跟我记忆里的重合在一起。

明明一点都不像。哪儿都不像。

……

直到有一天,老板跟我说海外总部在中国开了个新的子公司,高层需要人手,指明了要我。“要抓住机会啊,”他叹到,“这新主可是大人物。”

直到有一天,我走在路上,有一辆车在我身边放缓了速度,跟着我的步子慢慢挪动,似乎不等到我停下就不罢休。

直到有一天,我和那俄罗斯人坐在甜品店的窗口旁,突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别扭的语气却一点都不陌生:喂,这里的英式甜品难道能比伦敦的正宗吗。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方矮矮的坟墓前放下一束白色雏菊,却发现另一只手将一束白玫瑰放在我的雏菊边。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比过去更低沉有磁性,透着一丝忧伤和不确定:“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去了解我自己,了解我爱的人,所以你愿意……重新认识我吗?”

……

那一天,我拿起老板给的资料,在看见新公司负责人的名字时,瞬间愣在原地。

那一天,我亦步亦趋地走着,那车也不要脸地跟着。最终实在没忍住,一脚往那驾驶座的车门踹去:“你个混蛋别挡着人家的道啊?!”话落,车窗落下来,清晰的笑声传出,笑得那么如释重负,弄得我心里难受,掉头就走。

那一天,我慌忙把手机按下来,在对桌人疑惑的眼神下做贼似的探头探脑,转瞬又觉得不对,自己心虚什么啊!“你管我啊?”噼里啪啦输入几个字点下发送,没过三秒,对方又回复过来——“对。你只能和我一起吃。”

那一天,我低着头,久久没有回应。他长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起身离开,却被我一把揪住了垂下来的领带,掰着脸就毫不留情地咬上去。“你怎么都不肯放过我?”我又红了眼睛,我从小到大红眼的次数都不够因为他而哭的次数多。他惊喜又难过地抱着我,说着,“对不起啊。”

——“还有,谢谢你,愿意拥抱我。”

哪里是感谢我呢……那一刻,我无声地叹着,是谢谢你啊,愿意跨越那么远的距离,出现在我身边。

我终于懂了,这个世界这么大,如果一心想要见一个人,就并非什么难事。我们的距离这么远,如果愿意去拥抱对方,那距离就什么也不是。他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只有我,守着年少的骄傲和脆弱,习惯于受伤之后逃之夭夭。

幸好,我是懦夫,但他是勇士。

……

故事完啦。他现在就在我身后,抱着我不撒手,笑得像个智障。我才不会被骗呢,本质上还是个危险的禽兽。啊、好烦,你看啊,动手动脚。

说我秀恩爱的,有种你打我呀?

说不相信爱情的,你太年轻啦。

我感觉这回答早就跑题了,之前说的高考范文什么的你们就当没听到,但愿题主不要挂我。你们不要点赞啦,低调点,发狗粮低调点。如果你们是想毒害同类的话,那就随意吧。

综上所述,交友不慎是什么后果?最严重的就是,你明明粗暴地插足我的下半辈子,打乱我的人生,改变我的一切,我却还是心甘情愿地跟着你走。

晚安,姑娘们。如果未来哪一天你遇到了爱的人,请勇敢一点吧。

——END?——

其实还有一篇番外!sir视角

评论-43 热度-620

评论(43)

热度(620)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