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知乎:交友不慎是什么后果?(中)

我!赶出来了!好兴奋!

任意门:【上】

==============================

等等,Boss过来了,先到这里,待会儿再讲。

没错这都是我大学时代的事情了,我现在是工作狗(。

—————————接上————————— 

……怎么那么多赞和评论?我就是工作时间偷懒刷知乎顺便来唠嗑一下,你们酱紫搞得我有点方诶。

还有,评论里说把“被开光”看成“被扒光”还引起一堆共鸣的,你出来,朕亲手宰了你 :)

 

继续上面的。说实话男神的公寓条件好得有点让人惊讶啊(没错跟他回家的路上我就已经笃定要把这人作为男神了,谁说直男不会有男神的,人家有人格魅力!),不是我不矜持……好吧就是我不矜持,进门的一瞬间我真没忍住,一个欢呼就扑到人家沙发里了。我开心啊,这辈子都没住过这么好的地方啊,还不用房租,就差仰天大笑了好吗。不过这样的地方,好像不是寻常学生住得起的吧?然而一想到他是土生土长的伦敦人,我也没觉得奇怪。想那么多干啥!不住白不住,还有个好心眼好皮囊的傻小子给我伺候着呢!

……屁。

现在想想当初真是得意忘形了,追悔莫及啊。要是我当时稍微深究一下,绝对不会沦落到今天这地步!所以你们啊,年轻人,凡事都谨慎点,特别是撞大运的时候,看清楚是不是真·狗屎运噢。

 

但他确实是个很好的人。

住下不到一星期我就发现我们有挺多相似点,而相似的地方又存在着不同,但这恰好成了一种相处的乐趣。比如这家伙每天雷打不动的早茶和下午茶,还有往茶里加上固定量的牛奶和糖,如同传统的英国绅士。然而在我从自己箱子里掏出从国内带来的龙井时,那双绿眼睛还是亮了起来,明明人还端正矜持地坐在椅子里,眼睛却忍不住跟着我泡茶的手滴溜溜地转,直到我端着瓷杯坐到他对面,颇具调笑意味地盯了他几秒,他才干咳一声,吞吞吐吐地询问着能不能给他盛上一杯。

当然我眼疾手快地阻止了他想往杯里加牛奶的勺子,废话,这英国佬习俗简直就是对绿茶本质的践踏!他兴致勃勃地抿下一口龙井,脸色骤然就变了,迟疑了半晌,眉毛都一点点拧在一起,那样子比当初我给我室友灌下去的模样都难受,看得我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正当我准备帮他倒掉时,他却摇摇头,一点点小口小口抿着。

“……喝完了?”我有点惊讶,毕竟中国茶跟英国人甜腻腻的味蕾相冲。

“好苦。”他的眉毛还是簇在一起,真的很好笑,“但是入喉之后又有甘甜,这就是中国的茶?……中国啊,很奇妙。”

说出来你们不要笑,那一刻我就像烂俗电视剧里面的小女生一样心弦一紧,就像被谁伸手轻拨一下,通俗点讲就是,妈的老子居然莫名其妙地有点感动。

你们知道吗,当你独自一个人来到异国,即使你努力融入新的环境,学会新的习俗,但是你总会在不经意的每个时刻清晰地感受到,周围的人都与你不一样。他们其实都有着许多相似点,只有你,你难以找到自己熟悉的东西。但是,当真正有人尊重、欣赏乃至尝试着去体验你背后的文化时,那些身为不一样存在的孤独感都消失了。你感到的是被尊重被亲近的温暖,就像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一样。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谢谢,还要来一杯吗?”我明知故问地打趣着。

“……不要了。”

礼尚往来这点中华传统美德我当然有,所以在他礼貌而羞涩地(其实不是)问我要不要品尝他的手艺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待了两年我也吃过不少英国餐厅,对英国菜的印象也就那样吧,虽然嫌弃它们没有我大天朝美食的韵味,但至少都是可。食。用。

人老了记性真的不好,被他的男神气息熏了几天,我都要忘了最初的梦想……哎不是、最初的噩梦了。我室友说什么来着?他表哥,控制狂人格和性冷淡倾向、管家婆工作狂、以及地狱级厨艺。可能后来还加了一个,心机眉。这都是人家血的教训啊。

可我一个都没记住。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那一天,当我安安心心地窝在沙发里戴着耳机听着女神的歌翻墙刷着微博时,滋儿哇滋儿哇的声音就穿透我八分音量的耳机震慑了耳膜。我还以为某大热网红微博底下的热评具象化了呢,慌得我摘了耳机,才骤然意识到那声音是从厨房传出来的。

……突然害怕,听起来就像油锅成精了!不是说好建国后不许……哎哟我的党爸爸诶,这里好像是罪恶的资本主义英国,社会主义灿烂阳光普照不到的地方,妖魔横行。

在我按捺不住想脱离沙发的臀部时,男神从厨房出来了,带着一身的烟雾缭绕buff。看着他腼腆的微笑和他手上的端的一盘煤炭,我咽了咽口水,试图说服自己,就算是在伦敦的自动化公寓,说不定也有人就是喜欢用原始的煤炭烹饪呢~对吧!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那么奇妙啊……对、对吧?

然后他把那盘煤炭放在了餐桌上。“这次做的似乎卖相不太好……”他皱皱眉,“不过调制比例和时间都是完全合适的啊,也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味道应该差不了多少。你试试?”那双绿眼睛望向缩在沙发边缘的我,期待地眨了眨。

……操,逃不掉。

然后我在卫生间蹲了两个小时,在床上虚脱了一整天。

你们不要嫌弃英国菜不好吃了,真的,伦敦大街小巷每一家英国传统餐厅都已经很努力了,为大众提供了那么多正常的可食用物品,你怎么能黑他们??

但是撇开这些不讲,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真的,信我。

即使是假期他也常在忙碌状态,似乎是为了下学期的毕业做准备。然而他绝对没有我大天朝学子头悬梁锥刺股与黑夜殊死搏斗的精神,人家的作息规律到让我哭出声,连带着我的作息也开始诡异地规律起来。

他每天准时起床,晨跑,早茶,读报,然后打开电脑工作。当他早晨的工作进行到三分之一时,我就起床了。然后我尝试着悄无声息地窝在角落抱着平板长蘑菇,但每一次都不能如愿,经过十分钟左右的斗争后,我就在他的眼神逼迫下换好衣服爬下楼吃早餐。吃饱喝足慢慢摸摸地在街上晃了一个小时,顺便陪着某家店里的大金毛玩了好一会儿,回家时,他已经把工作做完。然后我就担起了准备午餐的任务……晚餐也是。虽然他几次表示不用麻烦我,但是我自!愿!啊!求你了大哥!

他实在看不下去我闲得发霉,就领着我出去闲逛。说实话我在伦敦自认混得挺熟,旅游指南上有的没有的我也都去过,但他总能把我领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见识到旅游指南上从没说过的风景,去到我听都没听说过的地下甜品店。说真的,如果我是女生,就冲他这特殊的约会技能,我抱着他大腿死不松手都想做他女朋友。

偶尔我会出去和朋友玩,是偷偷溜出去的,一不留神浪到半夜又做贼似得悄悄摸回来。不是我怂,第一次我是很光明正大回来的。原本以为按那雷打不动的作息他早该睡了,刚进门没脱鞋呢,壁灯就亮了起来。昏暗的黄色灯光下他斜靠在玄关旁,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放在壁灯的开关上,眯眼盯着我,一时间竟让我产生了晚归被家里那位抓包的错觉。我就愣在那像个傻狍子,他盯了我好一会儿,才妥协似得歪歪脑袋,伸手把我那沾满酒气的外套拿走,叹了一句:“下次出去前跟我说一声。还有……虽然没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但是还是注意点吧,不要玩太过了,本来胃就不好。”

我这才注意到他甚至没有换衣服,显然一直等着没打算上床睡觉,于是当场就当机了——我这人其实挺容易被感动,那一瞬间满脑子就一个念头:这朋友真是太好了,值一辈子。

……哎哟,现在讲了才想起来,原来我当时就立了这么大一flag。

就这么一直到开学,说实话我都舍不得回去面对我那凄惨的学生公寓和傻逼室友了。在我默默哀叹好日子到头时,他接了个电话,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我打商量:“学校报双人间公寓的突然多了个人,是刚过来的加拿大的留学生,阿尔弗他哥哥,想让他照顾一下…………要不你还住我这儿?如果不愿意我就帮你协商一下……”

卧槽我愿意啊大哥!

……这台词怎么有点耳熟,输入法都有记忆,我在上面是不是说过了?

他一脸微妙的笑,我怎么瞧着怎么觉得这笑容潜台词就是“你果然舍不得我”,想想又觉得不应该,乖宝宝男神怎么会有这么心机得逞的笑呢……然而不得不承认有点不太一样的帅。他干咳了一下,作势说道:“常住的话就要交房租呢。”

我:???你还是我男神吗???

他顿了顿,又勾着嘴角笑出声来,“紧张什么,我是要你负责一日三餐。”

……操,你也会开玩笑了嗯?

事情到这就算第一章完结了吧。有没有觉得我跑题?明明讲的是交友不慎,可我花了几千字阐述了我在巧合的奇妙力量下勾搭到一位十好男神做朋友,怎么看都是人家交友不慎啊。呵,所以说年轻人太急躁,爸爸我高考作文可是范文级别,欲扬先抑懂不懂,上面都是铺垫啊铺垫!还记得我作文标题是什么吗?衣冠禽兽。衣冠,禽兽。

那之后第二天早上,我才刚起床呢,迷迷糊糊地脑子胀痛,进到洗漱间一边刷牙一边脱了睡衣才发现没拿衣服,于是又含着一大口牙膏沫从洗漱间走到卧室。路过走廊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他在接电话,手机那头我那美国室友的声音简直震到人耳聋,听得出来挺激动的。他皱着眉头拿远了手机,一偏头看到我,突然就把电话摁掉了。

“阿尔弗?他干嘛?”这行为略可疑,即便我脑子不清醒也隐隐感觉不对劲,含糊不清地重复着电话挂断前听到的半句话,“A single……?”

“Yeah,just a single,一大早强迫我去听那谁的新单曲,脑子进水。”他眯着眼嫌弃地丢开手机,正眼看我时又愣了愣,“……你怎么不穿衣服?”

噢,这行事风格确实挺像那傻缺的。不过你现在这样子也挺傻的。我含着牙膏沫咕噜咕噜地笑起来,在他有点尴尬的回避下裹着半条浴巾晃进了卧室。

这傻小子见到男人都脸红,真好玩儿。当时的我因为人家的好调戏而乐呵着呢,得意忘形,竟然忽略了如此明显的一个漏洞,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的某次机遇才让我回想起来,追悔莫及,当初就这么错失了一个扒掉这禽兽皮囊的机会。

英文过关的同学都看出来了吧,现在文字打出来比我当初听的口语明显多了。一脸懵逼的那些,上课就不要刷知乎了,好好听课啊。a single,名词,可以指音乐单曲;a single room,名词短语,单·人·间。

连起来用脚趾头推理一下,得出结论:我室友打电话激动地质问为什么他住的是单人间。话没说完呢,被人强行解释为卖安利。

因吹斯听。

 

他毕业之后似乎开始了在某家大公司的实习,西装领带一上身,精英气质就出来了,像是骨子里的锋芒被揭开,挡也挡不住。即使那时候我们已经很熟悉,熟到能换着内裤穿,我对他详细的事情也没深究过,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甚至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假期里每天在电脑前忙碌的那个人变成了我。当然我没有他那样魔鬼般分秒不差的作息,只有天朝世代祖传的毅力和浓重的黑眼圈。他就特别嫌弃我,因为每次上班都要抽空打电话催我吃早餐,每次下班都要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去外面吃饭,半夜起床上个厕所还放不下心往我房间里凑,埋怨一句“怎么还不睡”。那段时间里我充分体会到了当年阿尔弗口中“管家婆”的意味,然而说实话我是享受的,有个人天天管着你看着你,生怕一不留神你就死进医院里,想想也挺舒心的。

直到临近毕业没几个星期,我那同样毕业一年的法国朋友来找我叙叙旧,喝高了,一不留神就说漏了嘴。这傻逼晃着红酒杯嘟囔:“他也是忍得辛苦,还固执地隐瞒你xxx三个字的重量,又有什么意义呢?唉,有情人啊,就你个傻缺,也不知道人家怎么想的……”

后面的话被他的呼噜声咽下去了。我不知道这醉鬼前言不搭后语的都说了些什么,我只听到了“隐瞒”和那之后的单词,一瞬间就让我有点心慌。那是他的姓。

那一天晚上我结束了毕业论文初稿的最后一部分,保存之后,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浏览器,输入了他的姓氏。从回车键按下到网页显示不过一瞬间,屏幕上第一张照片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一双熟悉又陌生的绿眼睛,一样的苍翠深邃,不一样的锐利沧桑,伴着眼角细密的皱纹。那双眼睛的主人,同样顶着那个姓氏。

我一条条点开那些信息,新闻,百科,官网,安静地看完。合上电脑的那一刻,我自嘲地想着,原来我最好的朋友是位贵族小少爷,去实习,估计着是去为继承家产提前适应呢,好厉害。滚上床蒙上被子,眼前还是那条挂着他名字的新闻。照片里的他是我完全不认识的,轮廓分明的半侧颜,紧抿着的没有弧度的唇,那双绿宝石样的眼睛在聚光灯下冷漠无比。跟那个皱眉喝了我特意放浓的茶还得强撑着说好喝、吃了我做的菜兴奋到眼睛发亮还得故作矜持说不错、等着我又浪到凌晨三点半扯了我外套把我丢进浴室洗掉一身酒气、一大早盯着我足足十分钟一个字也不说逼着我自觉吃早餐、大笑着把我从阿尔弗雷德被撞烂的摩托车后座上扯下来撒腿就跑路、皱着眉把我冷了的茶换掉敲着我的头警告我快点睡觉的家伙,一点都不一样。

所以说啊,我一无名又无德的小人物,真的遇见过这样的人吗?

后来我悄悄搬回学校去了,向当时任的会长,也是我曾经的室友,申请了一个单人间,并架着他脖子警告了不许透露出去。我给他留的信息就一句话:我回学校了,想安静地完成后面的事情,这段时间不用麻烦你啦:p

有几个晚上我躺在床上,就在想着,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呢。他没说过,我也没刻意去问过,我不知道这些是正常的事。所以我为什么要逃跑呢,就算他的身份不太寻常,但他也还是那个他,没什么不同啊。

一连想了几个晚上,终于,在我提交毕业论文的那天,我突然明白了。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有点失望,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认识的其实是另一个人。他跟我是不一样的,可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就像个普通人一样进入我的生活,靠近我,然后突然有一天又揭开面具,告诉我其实他跟我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只是一个独自爬到这个国家的一个再渺小不过的家伙,我还要为自己未来的生计担忧,还要为我远在千里的那个不富裕的家考量。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改善我的命运,而不是改变。我还要回去,回我的家,见我的亲人,继续我原本平凡的人生。玩乐啊放浪啊欢笑啊都是生活的泡沫,挥开它们,我依旧是那个懦弱又市侩的家伙。

幸亏有他,让我过了几年飘飘欲仙的日子差点忘了初心后,又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土地的市井里摸爬滚打的我。

嘛、本就是不一样的人啊。怪之有时会觉得自己活得过分无忧。

 

……那时候的我就是这么自尊心过分又敏感倔性子的家伙,现在回想起来不禁失笑。不过我自己还没看清自己呢,他大概就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所以才什么也没说吧。

所以才落得那么个结果。

 

哎哟,下班了,我居然跟你们浪费了这么久时间。先到这里,等我回家再继续。

顺便说明一下,没有透露他的姓氏,是因为真的能搜索到。所以我也不希望有人根据我无意间透露的信息刻意去求证,还是那句话,你们当玩笑看看就好,不要太认真了。

——TBC——

评论-29 热度-564

评论(29)

热度(564)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