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知乎:交友不慎是什么后果?(上)

本来这个脑洞想一次性完结的,写着写着有点跑,估量着没个两三更不行。下午要出去浪,就先发一段啊。

嘛、作为自己的存活证明。不要催我开车啦,迟早会开的,毕竟这东西需要突如其来的激情(?

————————————————————

问题:交友不慎是什么后果?

 =============================

答主:狗与你不许下厨

原来真的有人问这么单纯可爱的问题啊,那么我就不正经地来误导你吧。先讲好噢,我说的都是自己的经历,但是有点生动活泼,大家不要当真哈,当玩笑来看看就行。

 

首先,交朋友最怕交到什么人?三观不正的性子有毒的真的沾毒的,都不够。最怕那种人看起来好端端的,扒了皮就活脱脱一禽兽!爸爸告诉你们,小朋友千万要谨慎交友,遇到那种衣冠禽兽类,赶紧甩手走人。

但是我打赌你们都舍不得走。什么叫衣冠禽兽?在你认清他之前,人就一实打实男神级别,温柔细心风度翩翩长得帅有能力还土豪,高岭之花啊,谁不喜欢?谁不愿勾搭?谁不想沾沾光?……F**K沾个鬼的光,老子都被开了光!

没错我要现身说法了,给你们讲讲最高级的衣冠禽兽是个什么样。

 

我在英国留学那会儿还是分外浪得起的,期末考试前一天晚上出去嗨个通宵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然而那一次我错就错在游戏玩大了,押了最大的赌注,结果抽木条的时候被智障室友突然爆发的尖叫声吓得手一抖,本就东缺西少的木条塔瞬间哗啦啦倒了一桌子。在我反应过来想要给那个美国蓝蓝路蠢货一个陀螺抽打到飞起的时候,另一个朋友已经眼疾手快地把我转了一圈推向门口:“哈哈哈小皇帝终于倒塔了!!哥哥陪你玩了两年你都没倒过!去,勇敢地冲上去给进门的第一个人一个法式热吻吧!”

我x?法式热吻???

在一帮损友的哄笑声中我已经被强行推到门口,真不巧,一个人马上就踏了进来,跟我撞了个满怀。这人高我半个头,我被一推就扑到了他颈窝,一股清淡到难以觉察的茶香钻入鼻腔,刹时让我被酒精熏得迷蒙的脑袋清醒了些。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吐出一句优雅的“抱歉”,我下意识地抬头,只来得及看清一头干爽利落的金发和那双绿宝石一样特别的眼睛。

好吧,虽然不是漂亮的姑娘,但我挺喜欢这双眼睛的,热吻就算了,敷衍一下也没啥损失。

那一刻的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他扶起我之前,我抓着他后脑的金发,直接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温热的,挺有韧劲,还有股子红茶味儿,能在酒吧遇见一个刚喝过红茶的人也真是稀奇事儿。

“是我要说抱歉,先生。”我一边说着一边不着声色地拉开距离,以防被人家一拳糊到我脸上。这一退倒是看清了他的长相,我没什么词句可以给你们描述,一句话讲就是能放到杂志封面上舔的那种。只是眉毛粗得太有特色,然而也不影响美观,我倒是真没吃亏。“不得已的冒犯,希望您不要揍我……那再见咯?”酒吧斑斓的光束下,那人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尽是怔愣,倒是傻得可以,我承认我笑出声来,但愿这笑声被嘈杂的环境音掩盖。

转身逃跑时那个身为罪魁祸首的朋友还傻站着,保持着推我出去的姿势,看着我身后那人连起哄都忘了。我莫名其妙地往他脸上糊了一巴掌,勾着他脖子就钻回人群里,徒留那白白被咬了一口的傻小子在原地。朋友突然回了神似的,拉着我搭在他脖子上的手,以一种微妙的笑容盯着我:“哟……真不错啊WY(我的名字),真是亲对人了!”

对个头啊对,我想亲的是漂亮姑娘啊!我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扫了他一眼,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反正都是男人,咬一下也没啥。直到我回到吧台前,看到散落的木条又重新搭了起来,人都还在,但很明显地少了我占地面积很大的傻缺室友。我问起来,只有人说了一句“刚才收到他哥短信了,大概是逃跑了”。身边那朋友微妙的眼神更加微妙了,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回头,果然又撞上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绿眼睛。

卧槽!出于自卫本能我后退了一大步,这不怪我怂,换做谁都会觉得这人刚刚被占了便宜,现在突然出现就是为了揍回来的。然而他只是平静又随意地问了一句:“阿尔弗(我室友)跑了?”

朋友似笑非笑地点点头算作回应。他又利落地转身走了,仿佛公事公办,不愿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只是临行前,那双绿眼睛扫了我一眼,意味不明。

“卧槽那人是谁?!”看着他的背影,我拧着朋友的后腰压低了声音吼道,“你个混蛋居然坑我?”

“阿尔弗他表哥,就一英国佬,跟我同级的,你学长……”他疼得龇牙咧嘴,“哎哟轻点儿……这也怪不了哥哥啊,谁知道他就在那时走进门了?都是缘分,缘分……”

……所以,我把我室友的表哥,我学长,一个看上去正儿八经的英国帅哥,咬了一口?

这个世界好奇妙哦。

那天晚上我架着朋友艰难地回去后看到我室友趴在床上玩手机,一副被狗日了的阳痿样。耐不住好奇心啊,我就随意提了一下他表哥,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瞬间从阳痿男变成了孟姜女,抱着我的大腿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号起来,凄凉到我都害怕第二天隔壁问我为什么半夜虐待室友。然而我还是从他没头没尾的抱怨中获取了那么一点信息,譬如他表哥的控制狂人格和性冷淡倾向、管家婆工作狂、以及地狱级厨艺。噢是不是觉得跟我前面提到的十好男神形象不符?废话,你能指望一个人在骂人时说什么好话。然而我确实知道了他表哥的名字,也联想到与这个名字相联系的正常印象——这名字好像、也许,不,可能就是,我被那法国朋友坑去应聘学生会会长助理的时候,见到的名字?

可是我被录用之后上班第一天就半路旷工去美食部跟那法国混蛋探讨人生了,连会长的脸都没见到。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踏进过学生会,当然也没交过辞呈。据说会长当时知道之后只是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那就一直等着吧,看看他什么时候来工作咯。

也就是说现在会长助理职位挂的名字还是我???

回忆起一堆破事儿的我踹开抱在腿上的玩意儿,只想呵呵一笑如沐春风。这个世界真的好奇妙噢。

 

好吧我承认这个初见一看就很不正经,感觉交友不慎是活该。我也承认我身边的人的确都有点问题,看看那个作死的法国朋友就知道了……但是你们要明确我是一个很正经的人,只是遇到的人都很迷,所以把我的画风带得奇怪了而已。第二次和他见面之后的我十分相信,他将成为我朋友圈中一股珍稀的清流!——然而事实证明是扯淡,甚至算不上泥石流,简直就是一股……呃算了、这个词就不说了。

有句话说得好,不管昨晚日了什么狗,今天的生活仍将继续。不管昨晚浪到几点,醒来后的考试依旧进行。几天后浑浑噩噩摸完纸笔走出考场时,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期末了,学校要赶人了,老子无家可归了。

老实说留学生孤苦伶仃在国外浪,很多时候都是挺麻烦的,譬如学校假期不给留人。从前都跟着室友厮混的我第一次面临这样一个困境,那傻缺美国佬哈哈哈地跟我一摊手,一句“我这个寒假得回美国”,就把我后路给断了。想打电话给那个法国佬,刚翻出号码就果断放弃,说真的我不想每天晚上都听到他不同炮友的呻吟声。至于其他人,呵呵,不管是一男一女的还是俩男的,我是想瞎了眼才去跟人家住。迫不得已我时隔两年又踏入了学生会的大楼——我只是希望某位传说级的会长大人能稍稍通融一下,让我住学校门卫室都成。然而一想到自己前两天似乎刚刚咬了人家一口,敲开会长办公室的时候就瞬间怂下来。

结果门自己开了。绿眼睛的会长一低头看到我,有些迷茫地眨眨眼,眼下的黑眼圈重的很。在我想着“哎哟这不会是纵欲过度吧”尴尬地思考着如何开口时,他歪了歪头,像是想起什么,突然说道:“垃圾我已经倒了,早餐不用吃,工作还没做完,早上十点之前会走的,不用麻烦啦。”话落,微微一笑,卧槽不愧是男神这笑得真是有点傻气又好看啊,然后他就把门关上了。

……???我:黑人问号

幸亏下一秒门又猛地打开了,对方面红耳赤得像个番茄,“抱歉,刚才犯困有点神志不清……是你?”他突然瞪大了眼。

……这位同学你的确神志不清啊,这么久才看清我的脸吗喂?

于是有生之年我第二次踏入了会长办公室,第一次是作为助理上班的第一天。进门第一眼我就被那张桌上成堆的文案给吓了一跳,再偷瞄着身旁那人的黑眼圈,不禁为自己猥琐的揣测羞愧了一瞬间,噢当然只是一瞬间而已。这学校真不愧是学生全自治,都期末了大家都浪飞了,可人会长还压着这么多屁事儿熬夜工作呢,估计也是缺少个助理的缘故……呃,应该不是吧。

“你……有什么事吗?”他看着我的眼神有点躲闪,耳尖红着估计是还尴尬呢。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占了巨大优势,毕竟这位同学看起来真的很正直啊,最容易被不要脸的人欺负啦。

你们想啥,我这意思不是说我不要脸,我可是个很正经很和善的人啊。于是我眯了眯眼盯着他,调笑着开口:“原来你还记得我啊?但是办公室内不能动粗的哟。”所以你不能揍我哦。

他的耳朵果然更红了,那双绿眼睛里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整的当时的我反而有点惭愧了。人家辛苦着呢,没有助理还熬夜工作诶,多好一个乖学生,我怎么能像痞子一样欠人家工作吃人家豆腐还调戏人家?

后来事实证明,呵呵。

愧疚之余,我正经下来给人家阐明了目的,瞪着一双乖宝宝的眼睛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头计量着敢不答应我就抱着你大腿哭,哭死你。他撑着下巴想了想,又想了想,想着想着看我的眼神就有点微妙,犹犹豫豫还躲躲闪闪,搞得我都快坐不住了。直到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干咳了一下:“学校真不能留人。但如果你实在没地方去,刚好阿尔弗要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是说,你可以暂时住我这里,反正是我自己的公寓也不用房租。当然,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你不愿意就算了,毕竟也不是熟人,我也是随便问问……”

卧槽我愿意啊大哥!!!

当时的我瞬间拍案而起,打断他一大串给自己打圆场的话,免得他圆着圆着单方面把我给圆成不愿意了。少废话,你们听听他那句话,不!用!房!租!我是傻了才不愿意呢!

他明显被我给吓着了,于是我只好故作矜持地扯扯袖子,笑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像个坑骗清白小姑娘的老妈妈。“我是说,非常感谢您的帮忙,会长大人。”我说,“……所以我可以今天搬过去吗?”

你们不要嘘,爸爸的生存理念就是先下手为强,干的时候前戏不要太多,免得人家反悔。

然后呢?然后他就像个小兔子一样一脸懵逼地点点头,搞得我都要开心到炸成烟花。

“……话说、你工作好多啊,没有助理吗?”我才不承认是吃人嘴软突然有点心虚呢。

他整理着一摞摞文件,语气颇为无奈:“他就没来过,也没正式辞职,我也不想单方面退了他,不太礼貌。况且我自己也可以应付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咳,WY。”

“中国人……好像是我助理的名字?”

“……抱歉了就是我。”捂脸。

“终于来了?”他勾起嘴角瞥了我一眼,“不是来递辞呈的,挺好。”

也许是环境buff加持,外面的阳光照到他半张侧脸上,轮廓分明,映得那嘴角的弧度真是温暖得要命。天呐我我我……怎么有这么好的人!那一瞬间我真的被他的男神光环震慑了,当时就想跪下来抱着他哭着说哎哟我真的错了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啊啊啊啊,同时暗自发誓我一定要趁此机会抱死这个朋友,多好的人!只可惜了他认识我就注定就要交友不慎了。

……没错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他认识我,交友不慎的,是他。

走的时候我随口提了一句要去吃早餐,他疑惑地看着我,我才说了一句“不是我吃,是你吃,熬夜工作还是要吃点东西的”,然后他就笑了。眯着那双带着黑眼圈的绿眼睛,笑得像个傻逼小孩儿,搞得我有些心慌。

妈的有点可爱。

先说清楚,我是直的!

等等,Boss过来了,先到这里,待会儿再讲。

没错这都是我大学时代的事情了,我现在是工作狗(。

——TBC——

评论-39 热度-727

评论(39)

热度(727)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