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Bespoke(中上)

一不小心爆字数了,分成了【中一】←正经恋爱部分  和【中二】←待屏蔽部分

【Bespoke(上)任意门】

 

————————————————————

 

今日的总裁大人和他的秘书依旧忙碌不堪。走出会议室时,阿尔弗雷德瞟了一眼身边走路发呆的王耀,无奈地伸手拉他一把,以防这人又一次撞上门框。

“耀,你最近是不是经常走神?生病了?”

阿尔弗雷德尝试着唤回小秘书的魂,却看到一双空洞洞的眼睛慢悠悠地转向自己,没有聚焦的瞳孔堪比日本恐怖电影里的某种非生物。王耀眨了眨眼,终于反应过来。

“咦……是吗?”他尴尬地别开眼,“没事,我会注意的,不会耽误工作。”

“我看你挺有事的,自从上周末开始……”

阿尔弗雷德嘟囔着,落在王耀耳里却是一惊。他突然恶狠狠地转过头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把手中的文件夹一把摁在总裁大人的脸上,吓得会议室门口的保安差点拔出警棍:“你每天不惹那么多事情我怎么会神经衰弱?!你昨天马路飙车罚款交了没有?!”

“你帮我交啊……呃不对交了交了!”琼斯少爷拼命护着自己帅得惊为天人的脸,连连后退,“所以说很对不起……我给你放假补偿吧!带薪假!”

挥舞的文件夹猛然停了下来,王耀把阿尔弗雷德逼在墙角,眯起眼睛:“……酬薪翻倍?”

“卧槽你想让我死啊?”

“别叽歪!你应不应?不然我就上医院里放假,让媒体看看琼斯总裁是怎么虐待职工的!”

“算你狠!”阿尔弗雷德咬牙,“那就三天……”

“一周。”

“……五天!”

“十天。”

“啊啊啊啊啊爸爸我错了一周啊一周好不好?!”

“行。”王耀把架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墙上的腿放下,潇洒地甩甩小马尾,“我现在就放假,大少爷你好自为之。”

王耀把怀中的一摞文件丢给老板,愉悦地哼着小曲儿转头就走,临走时还不忘瞪上保安一眼,目睹全经过的保安小哥赶紧低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但因为太过得意忘形,王耀没有发现,在他进电梯的一瞬,走廊上的阿尔弗雷德捧着手机噼里啪啦地发了一条信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奸诈。

——哈哈哈哈hero出马当然能搞定了!七天双倍薪水,你回头记得打给我!

三秒后,回复音响起,屏幕上只有简短的一个字。

——好

-

……阿尔弗雷德说得对。

休假第一天,王耀坐在咖啡店的窗台边,默默地咬着吸管,无所事事地看着玻璃窗外来往的人群。他已经失神好几天了,自从周末离开那家店开始。每每想起当天晚上那个旖旎羞耻的梦境,王耀总会懊恼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工作效率都下降许多。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这一点也不像王耀。

不,我不是gay,我不是变态……

他闭上眼碎碎念,企图以此驱走包裹着自己的怪异感,然而脑中却不受控制地浮现出那双翡翠一样的绿眼睛,那双修长漂亮的手,那道低沉优雅却性感到要命的声线——在轻轻叫着他的名字时——

“王耀?”

王耀一个激灵从座位上弹起来,幸好一双手从身后稳稳托住了他,才没从靠窗的高座椅上摔下来。然而他无暇顾及别的,身子还没坐直,便惊惶地转头,正对上几日来回荡纠缠在脑海内的绿眸。

“……柯克兰先生?”脑中纠集的梦境还未完全散去,王耀的话做贼心虚似的结巴,“你、您怎么在这里?”

“我是这里的常客,每天下午都来的。”亚瑟依旧是那副浅浅的微笑,目光却不动声色地落在自己依旧放在对方腰身的手上。王耀也反应过来,瞬间尴尬得脸红,赶紧扭过身子端端正正地做好。

亚瑟看着对方的一系列反应,不禁失笑地收回手。他扫了一眼王耀坐的靠窗单排位置,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面对座:“那么,我们换个座位可好?”

王耀低着头,却忍不住偷瞄坐在桌子对面的人。英国人招来服务生,点下一杯咖啡,礼貌地道谢。看到那双绿眼睛再度转向自己,他赶紧低头躲开那道视线,专注地咬着奶茶的吸管。

“其实,我经常在这里见到你。”亚瑟像是没注意到王耀的刻意躲避,双手交叠托着下巴,不急不缓地开口。

“咦?”闻言,王耀忍不住好奇地抬头,下意识地眨眨眼,“我怎么没见过你?”

“因为你总是坐在同一个面窗的位置啊。”亚瑟的话语流露出一丝无奈,“你什么时候往咖啡馆里头仔细看过?”

“……好像是。”

“我猜你对我也没什么印象,但我对你可是印象深刻。”

“为什么?”

服务生走来,将冒着热气的咖啡送到亚瑟面前。亚瑟瞟了王耀面前的奶茶一眼,淡然的语调也掩不住隐隐的笑意:“如果你发现一个人每次来咖啡馆都能点到一杯奶茶,你就很难不去注意他。”

王耀被噎住了。他看着对方优雅地往精致的瓷杯里加糖,又看了看自己捧着的一大杯热奶茶,上头插着的吸管还被无意识地咬得不成样,第一次觉得有些羞耻。

“咳……我和这家店的老板认识,这是特供产品。”

他尴尬地别开眼,却听到对方毫不掩饰的轻笑,顿时有些气恼,想也没想又瞪着眼转过头来。英国男人第一次露出了礼节性微笑以外的笑容,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闪着真切的笑意,折射在光线里真像是纯净剔透的绿宝石。比起他所见过的平静无澜却难以窥视的绿潭,这双眼睛更多了几分生气,一切明快的情绪都变得清晰起来,像是流动着生机勃勃的绿意。

“也许突然这么说不太礼貌……但是,你真可爱啊。”他收敛笑声,弯着眉眼注视着对面的中国人。轻叹的尾音似是不经意的调笑,却又无比认真。

王耀愣住了,花费几秒钟过滤出话中的信息后,没出息地烧红了脸,却怎么也没法把目光从那张带笑的脸上移开。

这人长得真好看。他忍不住想。

亚瑟·柯克兰是个不错的人,私底下的他比工作的时候更加友好健谈,我们聊了很多。虽然有时候他会莫名其妙地让我单方面感到尴尬,但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希望他什么都没有察觉。

王耀在自己的日记里这么写到。他咬着笔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犹豫的问号结笔。他歪着头沉思了一下,果断划掉了上面那句话,重新写下:我想和他成为朋友。

但是我好像没有他的联络方式……啊,蠢货!

王耀苦恼地叫了一声,丢下笔自暴自弃地抓乱了头发。活了二十多年,一直乖乖守本分的内敛孩子王耀,第一次对一个只见过两次的陌生人萌生了如此强烈的好奇心和深入了解的欲望。

怎么办呢?

王耀又来到了咖啡馆,这一回是真的贼头贼脑,一进门瞧着靠窗的位置半天,还是蹲在了他们昨天坐的双人位上。

“你干啥?”端着奶茶走到靠窗位置的弗朗西斯瞧着那空荡位子愣了愣,转头就发现了王耀,“我就差没在那位子上写下‘王耀’的大名了,但你居然放弃了你的御座?”

“……我换换风景,你管我?”王耀撇嘴,终究是有点心虚地别开眼,目光却不自觉地向着门口飘去。

亚瑟说他每天下午都会来。

“我当然管不着你个小祖宗……”弗朗西斯嘟囔着放下奶茶,注意到王耀的走神,顺着他的目光望向门口,刹时不禁挑眉——金发绿眼的英国人恰好推门而入,引得风铃一阵清脆的碰撞。他夹着速写本小心翼翼地侧身关上玻璃门,习惯性地环视店内一周,目光转向这边时骤然亮起了双眼,脸上攀起笑容,径直大步走来。王耀慌忙移开眼,埋头咬起了吸管。

“哎呀,还真是……”法国人有些惊讶地轻叹一声,在接到迎面而来的威胁性眼神后赶紧摸了摸鼻子走开,然而嘴角戏谑的弧度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王耀没料到对方不由分说地坐到了自己的对面。装作没看到是不可能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僵笑着开口:“嘿,呃,亚瑟,你也在这里啊……诶不对,你也来啊……好像也不对……”完了,他绝望地想,真想当场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咳。”亚瑟暗自咬着舌尖,用刺痛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笑出声来,“耀,好巧。”

“呃,对,巧。”王耀逃避着他的视线。虽然提醒过自己千百次,外国人习惯名姓分开,单单称呼一个名字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每当亚瑟念着“耀”这一个字,莫名的亲密感总会让他无所适从。

“在等我?”

“是啊……诶?!不是……”猝不及防地,王耀咬了舌头。他怒视着对方终究绷不住地大笑起来,简直想拍桌子走人。

“开个玩笑,抱歉。”英国人止住笑声,只是嘴角那欢愉的弧度是下不来了。他兀自抽出自己的速写本,王耀好奇地偷瞄了一眼,在看到上头画满的各种的西装版型和细节设计以及周围密密麻麻的注释时不免有些惊讶。

“刚好是你的那套。”亚瑟笑着敲敲笔,手腕微动,流畅的线条跃然纸上,勾勒出上衣侧腰部分的轮廓。

“……这么精细的设计?”王耀咋舌,惊叹的同时也有些莫名的小雀跃。能得到顶尖设计师为自己亲手打造的专属设计,想想也是无限光荣的事。

亚瑟忽然抬起眼,对上王耀的视线,眼里流动的绿意在这一瞬间沉静下来,凝固成坚不可破的绿宝石。

“只给你的,唯一的bespoke,怎么能不特别用心些呢?”似叹似诺的一句话,每一个音节都透着认真。

“……”王耀以模糊的音节回应着,低头咬着吸管故作冷静,然而耳根上窜的热度却怎么也骗不了自己。

每次都是这样。他懊恼地想,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话,一从亚瑟嘴里说出来,他就莫名地有种慌了神的感觉,也不知道心脏为什么会跳得这么快,简直要冲出身体。王耀偷偷抬眼,亚瑟安静而专注地勾画出自己奇妙的灵感,仿佛一位将一切心力奉献与顽石的雕塑家,而他王耀就是那人心中眼中手中倾注心血的作品。

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就这样看着这个人,一整个下午,什么也不做。

怎么回事?

我习惯了每个下午都去咖啡馆,我想见亚瑟,而他每个下午都会在那里等着我。“让我唯一的顾客陪在我身边,我能思如泉涌。”他笑着说。而我大概只是喜欢上了那种感觉,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在他身边消磨时光。我们聊得更多我知道他比起咖啡更喜欢红茶,而我比起奶茶更喜欢没有奶的茶,可惜这两者还是有点差别的……他有几次约我在咖啡馆以外的地方见面,带我去了很多奇妙又有趣的地方,我从不知道这里居然还有魔法店……

笔尖在纸上不停歇地走着,王耀没发现自己的眼里都不自觉地染上笑意。停歇下来时,他思索了一会儿,将日记本一页页往前翻,忽然发现自己的笔下更多地出现同一个名字,亚瑟·柯克兰。

当一个人名字频繁地出现在你的日记里,他必定已经走进了你的生活。

也许有什么已经改变了。王耀有些迷惑地想着,也许就是因为他们成为了朋友。但他仔细比对一下,发现自己面对亚瑟时的感觉跟面对弗朗西斯的时候截然不同。

但他没有发现,自从跟亚瑟相熟起来,他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旖旎的梦。

王湾第五次经过她大哥身边,而王耀仍然摊在沙发里,专注于手机屏幕,乐此不疲地发着信息,看也没看她一眼。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哥,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王湾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到王耀身边,利落地抢下他的手机。王耀还没反应过来,又一声提示音响起。

——那你明天来店里复量吧,耀

若说刚才的话还只是随口的猜测,这一个亲昵的“耀”字就是着实把王湾吓了一跳。她从沙发上一下蹦起来,躲过王耀惊慌地抢夺,迅速地点开了联系人。

“亚瑟……”王湾咀嚼着这个名字,转瞬瞪大了眼睛“外国人……男人?!”

“湾湾别闹了,还……”

“大哥你跟一个外国男人恋爱了?!”王湾没给自家大哥出声的机会,抓着手机激动地尖叫起来,“你终于开窍了?对方是什么人,颜值怎么样?配得上我王家第一美人吗??”

“湾湾!”王耀一时没忍住,拔高了音量。
欢呼雀跃的王湾噤了声,瞪着眼看着王耀,一脸震惊。大哥可从来没吼过她!看来这个亚瑟真的不简单……就怕大哥太纯了,一不留神就给人家拐走,那可怎么办?思及此,王湾掐着下巴费劲地思索起来。

“湾湾……”见王湾瞬间沉默下来,王耀慌了神,还以为自家妹妹伤了心,“大哥不是故意的……你把手机还我好吗,这人是我订的西装设计师……”

“别说话!”王湾迅速翻过两人的聊天记录,越看是越心惊。天呐,对方的意图简直是逐步递进,就他大哥还是傻乎乎地什么都答应下来,被人家牢牢套着。她猛然转过头瞪着王耀的双眼,“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他?”

“呃?”王耀愣了愣,迷茫地想了想,“喜欢啊。他是个很好的人,很健谈,很绅士,做朋友很开心……”

“不是那个喜欢啊!”王湾简直要为自己从小纯到大从没谈过恋爱的大哥担心到极点,实在是按捺不住大吼出声,“我问你想不想和他谈恋爱!”

王湾看到她亲爱的大哥傻傻地看着她反应了三秒,随即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脸都涨红起来:“不是……两个男人怎么谈恋爱?”

王湾咬了自己的舌头,心中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疯狂涌起,只能苦口婆心地诱导:“大哥啊,你仔细想想,你喜欢待在他身边吗?你单独面对他会感觉不自在吗?你对他脸红过吗?见不到他会莫名其妙地想着他吗?”

王耀憋着气认真想了想,冲着王湾无辜地点点头。

完了完了,救不回来了……王湾咬咬牙:“这就是恋爱啊!!你喜欢他,对不对?”

王耀着实被吓了一跳。他赶紧拼命地摇头,摇着摇着却越来越心虚,直到最后傻傻地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王湾的话回荡在他耳边,提醒着他,让他无法欺骗自己。

“……我喜欢男人?”他失神地喃喃道。

王湾长叹了口气。

(后面内♂容的微博链接)

(不老歌链接)

感谢 @MoccasiN 卡卡给的不老歌链接,Bespoke不老歌已补档!

食用愉快!

评论-75 热度-435

评论(75)

热度(435)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