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如何不做作地让一个人老老实实闭嘴

梗来源于微博,神经病傻白甜倾向,复健产物(不知道成功没有(。)

————————————————————

王耀捏着手机的手在颤抖。他看着自己刚刚刷新出来的知乎提问,浏览了半天没找见实用的,反而那套路是一条又一条串成了913集名侦探柯南。最终他决定,还是自己来提问比较有针对性。

“如何不留痕迹地杀人灭口?”

王耀战战兢兢地输入这行文字,转念一想,这不跟他刚刚搜索的问题是一个意思吗,还更露骨一些,这么不文明和谐社会主义,指不定还要被查封账号呢。于是他又删去几个文字,咬着手指头斟酌了三十秒,一拍脑门噼里啪啦敲响了他的输入法软键盘。

“如何不做作地让一个人老老实实闭嘴?”

很好,含蓄矜持又简洁明了。王耀在问题简介里补上了对那位“一个人”的详细描写:英国人,青年男性,比我高比我重,据说每周跑三次健身房,好像还是跆拳道黑带(我是跟广场上老爷爷学的太极,可能正面肝不过他,就是不知道瘙他痒痒肉有没有用)。肌肉的话隔着西装三件套鬼才看得出来,但公司里的姑娘都坚持说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觉得她们是想象的),我一糙老爷们而就先不予置评,除非我自己验证一下。其他……长相的话帅得有些显眼,特别是那粗眉毛无人可比,所以想当街弄晕带走可能有一定困难……顺便人家智商好像是经过官方验证了的高,所以我猜直接骗他“如果把我做的事情说出去的话嘴巴就会中了魔咒烂掉”可能不太管用。小小问题求助各位大神,急,在线等,感激不尽!

王耀满意地点击问题提交,仿佛下一秒就能得到令人欣喜的完美答案。然而还没退出知乎界面,他一眼瞥见手机右上角的时间,就吓得从被窝里滚起来。

经历了一整晚的自我羞耻挑战,只有上班能将王耀拉回残忍的现实里。

对于每天都能哼着小曲儿一边叼着牙刷给自己打领带一边计算着还有几天能拿到全勤奖金的好青年王耀,今天稍微不太一样。说实话,此时此刻的他是万般不愿踏上去公司的路,更不愿意看见他那宝贝座驾——他的一世英名都毁在那上面了!镜子里的黑发青年哭丧着脸胡乱给领带打了个结,垂头丧气地取下西装外套和公文包出了门。

这事说来话长。

在十几个小时以前,王耀还是那个全公司办事效率最高的扛把子王耀,还是那个温文尔雅却雷厉风行的王秘书,也还是公司上上下下所有姑娘心目中“最想睡对象”排行榜第二位的高岭之花。别误会,也不是王耀刻意要给自己营造一种温柔高冷的男神形象,他只是为了工作需要——在他第一次准备面见自己唯一的直属上司、那啥啥排行榜首位的总裁大人时,王耀伸出来准备扣响办公室门的手还没有所动作,就被迎面撞出门来的人吓了一跳。那是个年轻的姑娘,憋红了脸一双眼睛简直要涌出水来,幽怨地瞥了门口的中国人一眼,哽咽着抱紧怀里的文件踩着她的小高跟哒哒哒跑了。虚掩的门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却因那和着磁性的满满嘲讽而没了半点让人如沐春风的感受——

如果只会掉眼泪的话,就尽早滚吧。柯克兰先生说,我不需要浪费时间的下属。

王耀同学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然而什么都难不住小天才王耀!扣响门推开门踏入办公室踩上那柔软昂贵的地毯的一点八四秒内,无数条分析迅速掠过他的脑海,在对上那双懒洋洋抬起来的狼一样冷漠又精明的绿眼睛时,王耀果断捡起了其中最有把握的一条,支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不卑不亢地走到那办公桌前的一米处,站直了身子微微行了个礼,唇瓣开合间淡然吐出一句“您好,柯克兰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您的秘书王耀。”

然后他就看见那双绿眼睛里浮起一丝几不可察的兴味。好极了,王耀你可酷毙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看来这家伙挺接受这种稳重干练的类型。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得一整天都维持着这幅憋得慌的难受样子了。

不过这是为了饭碗,也没啥,回到家边洗澡边嚎两嗓子换上T恤煮个饭嗑嗑瓜子看看电视玩玩手机游戏可不就放松了嘛!王耀这样安慰自己。

平心而论,柯克兰还算是个不错的上司,他不会给下属找太多麻烦——至少在王耀看来是这样的,因为当他跟一个法国同事分享这个看法时,得到了对方不可思议的浮夸反应。王耀办事本身就有效率,待人又温和有礼,没多久就在公司里有了不错的人缘,长久下来工资条上的奖金提成也能让他喜笑颜开(当然是在外憋得嘴角抽搐回家后才舍得仰天长笑),日子算是有声有色。唯一缺的恐怕就是一个女朋友,然而小伙子王耀认真衡量了半天觉得养女朋友不如养只狗,养只狗不如点开手机看看青蛙,便也就什么都不缺了。

如果硬要说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总觉得,自家老板看自己的眼神是越来越微妙了,被那双绿眼睛似笑非笑盯着的王耀总觉得自己无法动弹,那张轮廓分明线条锋利被誉为捂不热的冷脸上频繁浮现出的浅淡笑意也让他越发不自在。总裁先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意无意地套起他的话,每每等王耀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对方在公事交谈间的巧妙伎俩绕出了自己的私人信息,然后便又是那双绿眼睛那种眼神那薄唇勾起的笑意。

肯定是,幻觉吧。王耀总在走出总裁办公室门深吸一口气这么告诉自己。

……老实讲,亚瑟·柯克兰那样的男人确实有相当大的杀伤力,特别是对王耀。又一次瞧着上司的侧颜走神的王耀小朋友在捡回意识的时候狠狠地咬了自己的嘴唇。其实王耀确实不缺女朋友,可能缺个男朋友,但那个温文尔雅的完美的王秘书可什么都不缺。所以这点小心思可谁都不能说,连自己都不行。他开始思索着要不要养只狗,要大型犬,最好是金毛,回到家脱了不自在的外衣还能抱着热乎乎的狗揉出一身毛,多好。

然后,每一天的王秘书也依旧在下班时间扣响总裁办公室的门温和又生疏地微笑,淡漠地吐出一句“再见,柯克兰先生,祝您今日愉快”,然后关上门离开自己虚假的壳。

本来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但这一天,就在王耀道出那句例行不变的下班宣言准备退出门时,亚瑟叫住了他。

“很抱歉这么说,但是我的车似乎出了故障,如果不麻烦的话,你可不可以载我一程?”

王耀下意识地卸了关门的力道,迷茫地转过头,撞上托着下巴笑意盈盈望着他的英国男人,花了一点八四秒也没能处理好这句简简单单的信息,直到亚瑟略带疑惑地歪歪头才回过神来,差点没把手里的门把给拧下来。

“当然,柯克兰先生。”王耀干咳一声,作出王秘书该有的样子,强撑起一个标准的微笑,“我的荣幸。”

然而,此时此刻回想起这一画面,王耀倒宁愿自己当时就把门把手拧下来,好让那个傍晚的亚瑟·柯克兰永远远离他的车。永远!

让这位尊贵的总裁先生坐上自己的后座还是颇让他脊背发凉的,但总比让他坐在副驾驶好,毕竟王耀可没有把握能在开车的时候一只专注于正前方的路况眼神不往旁边瞟。所幸那金主也不嫌弃他这小资破车,自在地坐上后座仿佛身在自家的座驾。王耀问起他的目的地,转而又对那张嘴里吐出的一个高档别墅区的名字犯了难——他没去过,载个屁!

到底是抛弃完美的高冷形象掏出手机导航呢,还是硬着头皮乱开呢(后者显然是找死)?对方似乎看出他的窘迫,又或者只是轻描淡写地随口补上一句,往xx路开就好。

王耀舒爽了。路名他还是懂的,便也识趣地不再作声,启动了车辆。后座上的人倒也安分,什么声音都没有,王耀初时还从后视镜里不动声色地偷瞄他,见着那人不是看着窗外就是玩手机便也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安心开起车来。

下班高峰期的路总是让人头疼,尤其是今天的王耀还得穿过那最繁忙的地段。车流像一条卡机的生产线缓慢地挪动,王耀在机械的油门,刹车,油门,再刹车中把意识都磨得迟钝,听得车子里一点声响也没有,只剩下受不住的无聊。王耀不会在堵车时开音乐,免得被身后催促的喇叭声绕了兴致——但这不代表他不需要调剂一下车内死寂的空气。

今天的路况似乎比平时过分了些,天色渐渐暗下来,彼时的王耀距离家门口早已只剩下不到三分钟的路程,往往也是他开始完全放松下来思索着晚餐吃什么电视看什么青蛙回家否要不要养狗的时候。习惯成自然,如同生物钟,今天也依旧准时敲响。王耀想起来,今天已经是月底的倒数第二天了,只要再坚持一天,他就能拿到这个月的全勤奖。

一种熟悉的洋洋得意蔓延到心头,喜从中来的王耀小朋友清了清嗓子,唇瓣一张就开了口:

“我有许多小钱钱我从来都不花,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带它去血拼……我手里拿着小钱包我心里真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

叭!

身后的车辆不耐烦地摁响了喇叭,王耀连眼皮也不抬,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踩油门漫不经心地滑出几米。

这个歌好像不太好。王耀看着正前方的丰田车屁股,认真思索起来,应该来点更激情的。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又开口唱起来:

“眼睛蹬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耳朵……什么来着……啊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啊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森林公民向你致敬向你致敬向你……”

叭——

又是一声车喇叭,生生打断了王耀随着歌曲节奏不自觉扶着方向盘摇晃身子的动作。他略带不满地啧了一声,转眼又捡起了六岁时候为了音乐能够放下一切的包容精神,懒洋洋踩一下油门又换成刹车,挨近前边那辆丰田。

王耀在唱歌这方面还是挺有自信的。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踊跃报名参加合唱团,站在队伍的第一排正中央,刚巧对着话筒,喜悦之中便也放开了嗓子卖力地唱,结果没过三句就被老师拉出来站到了一边,骄傲得很——他唱得太特别了,不适合混在大家的声音里,只能自己唱——老师是这么跟他解释的。从小到大,王耀也一直以此为荣,只是秉持着矜持谦虚的美德,也不怎么在大众面前唱歌。更何况,他是真正热爱和投入音乐的人!唱不唱给别人听也无所谓了,自己开心就好。

他回忆起那次合唱团唱的歌,《花仙子》,第一排每个小朋友还拿有仙女棒,随着节奏挥舞,而他就在台下跟着一起舞。美好的童年回忆伴着愉悦的心情浸泡了他,王耀坐直了身子,干咳一声,郑重其事地空出一只手捏起不存在的仙女棒:

“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儿呀……幸福的花仙子就是我,名字叫做噜噜噜不寻常……说不定说不定有那么一天,就来到来到你身旁……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叭叭叭——!

这次王耀是真的恼了。他闷闷地吐出一句“烦死了你”,目光投向后视镜想看看后边跟的是哪一辆没教养的车,却正对上一双饶有兴致的绿眼睛,里头的笑意几乎要化为实质溢出来,顿时咬了舌头,“啊”的一声僵得连油门都忘了踩。

“嗯?怎么不唱了?”亚瑟托着下巴,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来憋笑,衬衫下的肌肉都绷得生疼,“不是唱得挺好的吗?”

又是一阵不耐烦的喇叭声,亚瑟看着后视镜里那双眼睛猛然逃开。驾驶座上的人一连踩了三下刹车才响起来要换油门,却又在在英国人一声无奈又憋笑的“快刹车”中慢半拍地踩回刹车上,差点没和丰田屁股来个亲密接触。

然后?然后亚瑟就看到那黑色长发间露出的白嫩耳垂红得几乎要滴血,可爱得很。

王耀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大着胆子瞥上一眼总裁办公室紧闭的门,昨天傍晚那种烫熟了面颊的温度仿佛又回到了脸上。他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念了三遍昨晚刚背下来的清心咒,在拿起文件步入地狱之门前没忘记掏出手机满怀期待地看一看早上提出的问题有无回复。

回复出乎意料地多,前几条还算正常地帮他出主意,中间部分就开始有人提出“你这是要杀人灭口还是把人拐走”,然而真正掐到王耀神经的还是最后一条回复——

答主:该账号只用来回答我家小可爱

答案很简单,宝贝儿,但先告诉你几个你应该知道却傻得永远也发现不了的问题。

一,你知不知道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口袋里的糖几乎要掉出来了?我记得是草莓味的。

二,你猜我的车有没有坏?

三,去我家可以绕一条不堵车的路。

四,以后不要给别人唱歌,公共场所也不要……私底下给我一个人听就好了,真的。

五,我没有痒痒肉,但是有腹肌,你来亲身验证一下?

六,回答你在这里提出的问题:如何不做作地让一个人老老实实闭嘴。很简单,我的花仙子,现在来到我身旁,然后用你漂亮的唇堵住我的嘴。

回复时间是一分钟前。

——END——

评论-36 热度-1123

评论(36)

热度(1123)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