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茶】关于三个护照归属地不同的成年男子同居的故事

还记得当年那个r18脑洞吗,这是那个设定下的日常,依旧是那个吐槽不断断句不能的文风,有点病的日常小段子

建议先看前文→【玫瑰花茶】关于上次那个r18脑洞

————————————————————

01

现在的局面是这样的。

由于房东吃早餐把豆浆洒在合同上而导致甲乙双方签名都不明不白,租房时除了房东名字和地点什么也不看因此不明不白的法国佬,以及某英国小伙子通过房东那不明不白的面瘫弟弟从中作梗靠关系签下合同,三个大男人站在客厅里面面相觑。金黄发深邃眼鹰钩鼻的那两位守着自己身后高耸的行李箱,把距离一米七差个指甲盖的懵逼脸小房东挤在中央。

一个胡子拉渣的法国人,一个粗眉毛的英国人,以及一个小辫子的中国人。一位靠脸吃饭的不看美食只看你的美食记者,一位靠才华吃饭的我酷我傲娇的IT人士,以及一位靠脑洞吃饭的家里蹲小说家。统统芳龄三八二十四,偏差范围正负一岁零三个月,年轻貌美,当然也正值气欲旺盛时。

此时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似乎只有一个选择。

“……真的找不到别的地方?”

王耀卷卷衣角,为难地抬起眼偷瞄两个歪国小伙,像极了一只做贼心虚的小狐狸。两个金毛脑袋闻言都郑重其事地点点头,那诚挚的眼神让他更惭愧了。说实话,他对自己一大早犯困手一抖把豆浆洒了一桌子毁了合同还是莫名自责的。然而转念一想——“那就……都住这儿吧?”

弗朗西斯下意识地跟着小鸡啄米,小房东长得好看,小房东说什么都是对的。还是精英人士率先反应过来了,诧异地挑起那对波力海苔眉:“不是只有两个卧室吗?”所以把那个混蛋法国佬赶走吧。他默默补充道。

然而亚瑟心底的小小希望迅速破灭了。他见着王耀故作痛心地拧起眉,明明是大义凛然自我牺牲的壮烈英雄样,在那张白嫩嫩的娃娃脸上却可爱得紧。“无私博爱的作为社会主义新青年,怎么能让你们远道而来流落街头!”他捏捏拳头,“所以你们住吧,我收拾一下睡书房就行。反正我一天二十个小时都在书房工作。”

“那怎么行……”亚瑟的第一反应是无法想象,他看到王耀颇为感动地望向他,愣神的同时也忘了把后一句话再过过脑子,“你一天只睡四个小时?”

“……这是重点吗喂!我不管,你们快点搬东西!”王耀也是半羞半恼的,手一挥就下了定论。他还以为这个外国佬主动要睡书房呢,果然中华文化话里有话的精髓这群金发碧眼永远也不懂。不过也是人傻钱多耿直的好啊,到时候要他们交两份房租,想来也不会介意嘛。

彼时的王耀还不知道,自己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响得欢快,却敌不过后来栽了跟头时哀嚎得厉害。

02

王耀养有只金毛,名字很俗但是人人都得爱,叫钱钱。金毛是个很神奇的物种,它的颜值似乎全是由智商转换而来的,所以某些时候即使是撸狗成瘾的主人也会万分后悔,恨不得把它丢回宠物店后门口跟生活垃圾一起处理掉。

但是金毛真的很可爱啊,好暖的。王耀强行安慰自己,看它那么大一坨,说不定还能护主。养一只也能丰富生活嘛。

……咦,什么时候变成三只了。

以上的自我安慰全部作废吧。王耀真想抱着除了吐舌头舔人以外没有更多不良爱好的金毛钱钱哭成一个二百斤的宝宝。

02.5

钱钱是王家的吉祥物。它很享受在主人身边的每一刻,除了洗澡的时候,还有就是王耀死活不给它爬上床。但钱钱依旧知道,王耀最宠它了。然而,自从家里来了两只半同类,钱钱逐渐意识到一个严重的危机:主人不再是它的主人了。

一个最明显的表现,主人坐在沙发上,身边已经完全没有狗的位置了!从前能蹭王耀的只有它,现在连绕着他脚跟转圈圈求个摸摸挠挠都要被人暗中甩眼刀。从前王耀带它出去散步往哪走都随着它,走累了就在公园长椅上挠着他的背瘫坐着晒太阳,现在往往是猜拳输掉的那个入侵者不情不愿地拎起狗绳出门去,不是走两步就拴电线杆子丢个狗咬胶自己溜去买杯星巴克,就是闲来逛去借着它的颜值跟爱狗小美女搭讪。这还是家养金毛大爷过的日子吗?一回家它就绝食,尽管肚子饿了三个小时二十八分钟就快要死掉了,但它还是取得了胜利。王耀抱着萎(伪)靡不振的钱钱狠狠教训了那两个心机汉子,从此的遛狗任务好歹是做得走心了点。

但最可恨的是,它一逮着机会想跟王耀撒撒娇,就被以各种借口抢人,什么“耀啊我洗衣液倒多了怎么办啊”“小耀啊哥哥想试试这个你过来帮我看看菜谱”“上帝这是什么是蟑螂吗呀啊啊啊啊啊啊”以及相互配合型的“王耀快来啊亚瑟撬开厨房门锁啦”……作为一只狗,一只背负着狗界三傻之一这样名号的狗,我只想说,你们两个戏逼,只有我家单纯到蠢的耀耀才会被骗好吗。

虽然愤愤不平,但钱钱不得不承认,它打不过那两个戏逼。然而,梗着脖子装大爷,收受他们丰盛的贿赂也挺好的。

毕竟王耀最爱的还是它,哼。

03

男人间的友谊甚至不需要刻意建立就自然而成,更何况是单纯到啥也不在意的小王同学和普通话溜得一逼的两位接地气的外国友人。一玩熟了,彼此好哪口恶哪口头发多久剪一次衣服穿的多少码都清清楚楚,所以好到“能换着内裤穿”的男人友谊不是随便说说的,虽然王耀万分羞愤地不得不承认自己做不到——不论是腰围还是那啥地方,他完全撑不起那两个家伙的尺寸,要真穿了那非得要掉不掉半挂着抖一抖就一溜儿滑到脚踝。

虽然他随口这么吐槽之后被某些人强行鼓励着尝试过一次,增添趣味的效果十分拔群——不,这句话就当做没看到吧。

然而某些时候,真的是偶尔,就仅限于那么一点特殊情况下(这一句不知为何变成了柯克兰先生的语气),女孩子的三角闺蜜常见病也会出现。有一个人被单独拎出来搁在一边什么的,似乎无法避免。

比如,被禁足厨房的亚瑟可怜巴巴地望着神圣之地内两个相处得像老夫老妻日常的人时,也忍不住撇着嘴哀怨,真过分,什么叫“就算全天下的狗都能进厨房亚瑟·柯克兰也不可以”啊?

比如,小圆桌旁的两个人以贵族架势优雅又熟练地摆出一套套茶具无声默契时,被赶去遛狗的弗朗西斯也不甘寂寞地哭嚎起来,文化交流个鬼啊,不就是找个借口把我支走吗,黑心粗眉毛!

再比如,家里三只金毛中的两只又一次扭打在一起倒在沙发上咿咿呀呀时,遗世独立的王耀大作家沉默地戴上耳机,以毫无波动的内心敲击键盘写下一篇五千字吐槽文,点击发布。

……然后?然后就没有结果了。三角闺蜜病再也没有出现过,连闺蜜都没做成。

04

弗朗西斯是美食记者,转来中国作节目,一言不合就飞去哪哪哪大吃特吃(不,事实上法国人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这么做,大吃特吃那是王耀小朋友克制不住要干的事儿),美其名曰出差工作,十天半月揽着美女导演漂亮小吃摊主和迷人的导游小姐姐乐不思蜀。最喜欢赶着凌晨班机飞回来,本人宣扬“凌晨的城市具有最迷人的寂静美”,其实就是节目组坚持省钱。

亚瑟是精英人士,架着副一百多度的眼镜往办公室一坐就是朝九晚五的,又勤勉工作,兴致一来再加个班,收工时抬头一看,咦,这电脑时间不准啊,大晚上的怎么都显示到明天了。回家一片黑,吃了某人留的夜宵,撞开卧室门冲三十秒的澡出来蒙头倒床上,精英气质全无,躺尸死掉,也不记得是谁啰里吧嗦管制着他家耀耀每天睡眠得有四个小时的两倍。

偶尔的时候,有了室友的王耀就像没有一样,夜晚黑灯瞎火连狗都开始打呼噜时,一个人裹着被子对着电脑屏幕幽冷的光难免有些不是滋味。然而王耀不会说,他有什么事从来都不会说,他只会安慰自己“反正以前不也是一个人吗”,然后给加班的人算好时间热好菜(以避免他吃冷饭或是动用微波炉)躺床上睁眼睡觉,半夜装成上厕所恰巧碰见刚下飞机一脸疲倦的人然后一边抱怨一边帮他提行李(虽然某人为了悄无声息而手忙脚乱搬东西的样子真的很像进了家门的笨贼)。

家里蹲与不到截稿日不知死的叠加属性,成就了王耀打破一切数理化定律的玄幻性作息。正常情况下是夜猫子,每晚在垫了百八十层软绵绵毛茸茸的转椅里缩成一团刷网站神清气爽,天蒙蒙亮的时候能顶着黑眼圈跑出去赶早市买菜备早餐,等到太阳完全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个死的猫,早餐作夜宵,门一关就倒床上自我埋葬自我升华去,独留两个大男人在热气腾腾的早餐前面面相觑。

“我什么时候能得到一个早安吻?”亚瑟难得直白地表达了他的怨念。

弗朗西斯捏起最后的小馒头擦擦蛋炒饭盘子里的酱油渍(然而王耀一直不是很能理解法国的用餐礼仪*),漫不经心地接上一句:“那我来吻你?”

“……滚吧,恶心。”

“喂粗眉毛!那可是恩赐啊!!我才不想吻你呢,哥哥的吻只留给耀耀。”

“喂,才不会给你亲。”

然后他们就打了一架以确定谁洗碗。

最后是被吵醒的王耀顶着一张丧尸脸爬出来洗盘子。“我不是把石头剪子布教给你们了吗???”他说。

*法国人以面包(是法式长条面包!不是面包铺热腾腾的小馒头,那只是入乡随俗的替代品)蘸干净盘子里的酱汁以表示对厨师的赞赏,接地气点讲就是“味道超赞噢我都忍不住优雅地舔盘了呢”(←别信

05

后来?

后来弗朗西斯玩笑似的把行李箱推到角落里,嬉皮笑脸地宣布:“我申请改做室内节目啦,可惜再也见不到中国各地漂亮的小姐姐了。”不过也能每天在家看着你呀。

后来突然开始准时甚至提前下班的亚瑟顾左右而言他,最终还是被套出话来:“……就是部门变动而已,以后在家工作的时间会长一点。”好歹能吃到新出锅的菜了、不过才不是为了这个。

后来王耀感动之余也有些欲哭无泪——从来没听说过二十几岁的男青年还要被上网时间管制的。

“十一点得睡。”抱着双臂挡在电脑前的英国男人语气不容置否,王耀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法国人,却亲眼瞧着他笑眯眯地把手搭在了电脑插头上。槽,他游戏还没存档呢!

“或者你更想做点别的运动?”亚瑟挑起眉。

“……不了,谢谢。”王小耀认命地服从暴政,蒙上被子准备郁郁寡欢一阵子,却发现身边的床凹陷了一块,顿时裹紧了自己大惊失色,“卧槽你什么时候躺上来的?”

“刚才。”仰躺在被子里的弗朗西斯闻言侧身支着脑袋,笑得眯起眼,怎么迷人也都是不怀好意,“我觉得,你暂时还不会困。先把你累坏了,睡得才安心。”

绅士先生沉吟片刻,赞同地点点头。

然后钱钱就被冷不丁一脚踢出门外,在懵逼中瞧着眼前的门啪地关上,隔绝了王耀近乎哭嚎的反抗声,以及其它。

第二天一早两个罪魁祸首首先猜了拳,黑着脸的亚瑟被迫出门买了三人份的早餐。

评论(23)

热度(476)

©瞒天 / Powered by LOFTER